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登录 | 立即注册 | 找回密码
楼主: nbc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收起左侧

[《史事钩沉》] 湖畔丽人(长篇小说)——公常平著

[复制链接]

2876

帖子

3万

积分

1万

金钱

版主

【尧乡古今】版主

Rank: 10Rank: 10Rank: 10

摄影达人

181
 楼主| 发表于 2016-1-8 16:22 | 只看该作者
                                                                                                                      189

       钟玉保见小凤感兴趣了,便吸了口烟吐掉,然后说:“市委最近要调整一批县处级干部后备人选,你作为九龟年轻有为的女干部,入列是没有问题的啊。你在这关键时候不能出岔子啊?!?br />        这个问题确让小凤非常感兴趣。她想:这些年,自己舍弃家庭拼命地干,不就是为了政治上更进一步吗?况且现在九龟的女干部队伍,我应该是最有条件入选的,我在石龟的企业改制工作是湖上市的典型,其经验在全省乡镇企业大会上交流过,我现在负责的广电系统一跃成为全省广电系统的先进单位,这些业绩,别的女干部是没法跟我比的,现在机遇来了,自己应该抓住。
      她心里很激动,但她表面上还能沉住气地对钟副书记说:“钟书记,谢谢你对我的信任,把这个消息透露给我,我会尽自己最大努力把工作做好,保证不出岔子?;骨胧榧嵌喽嗝姥阅??!?br />       钟玉保心想:你就不要谢我了,我不透露给你,邓远航也会透露给你的,现在的问题必须让你打消离婚的念头。因此,他说道:“耶,不光是工作上的事做好啊,个人的事也不能搭浆啊?!?br />       “个人的事多少年就这样,况且也不是我所能左右的,组织上是可以理解,也是应该理解的?!毙》锼?。
      “组织是可以理解的,但你至少要保持现状,不能再有变化,不能改变现状??!”钟玉保想用这个话进一歩绑牢她。
      小凤觉得自己被他抛的一块肥肉钓上钩了,现在有点被他牵着鼻子走了。她的内心在挣扎着,她要政治前途,但不要现在的家庭生活,她要从中找一条两全齐美,都上心想的道路。这会听钟玉保这么说,她便回答到:“书记,你放心,目前没有变化?!?br />       “行,那我走了,过些天我叫玉国回去向你赔礼道歉?!敝佑癖U酒鹄此?。
      “耶,不能,不能。书记,你既然叫不要再有变化、不能改变现状,那就千万不要叫他回来,我们这现状自从他腿好了能跑出去后,也维持大半年了。他这一回来,就是单方面改变现状了,千万不能?!毙》镆咽视α艘蝗耸澜?,绝对不愿再跟钟玉国那个流氓过家庭生活,因而,她想:既使暂时不离婚也不能让那个流氓回来,等这个后备干部的事结束再谈离婚也不迟。
      钟玉保心想:这鬼丫头还蛮精的,想把我先稳住,她把那个后备干部的好事弄到手,在一脚把钟玉国蹬掉,想的倒蛮美的,可惜你还嫩了点。我告诉你,你既然有心向往上爬,你就变成了我手里的木偶,这后备干部就是你牵在我手里的线,不听话,我就会扯扯这根线。因而,他觉得今天虽没让她答应他们和好的事,但她答应不变化也是个收获了。于是,他最后说:“很好,维持现状很好。我走了,好好把文明家庭的事抓一抓,我下次还要听汇报的?!?br />       钟玉?;氐桨旃铱蓟孤靡?,认为自己抛了个小钩,她就咬上来了。但后来想想,又觉得不保险。她要不在乎那个后备干部怎么办?或者是邓远航和丁书记就把她定为后备干部怎么办?你写她人民来信没有理由,她告你弟弟重婚有证据,到时照样把玉国弄牢里坐两年。更重要的是钟玉国不回家,他就要长期占有蔡小花,甚至于跟她结为夫妻,组成家庭,这也是他心头之痛。想到这,他打了个电话给妹婿洪光武,把情况跟他说了一遍,叫他再去做一下小凤的工作,让她允许钟玉国回家,还是好好地过日子。
      洪光武向大舅子表态,保证完成任务。他之所以敢作这个保证,是基于他跟二凤的关系,他认为叫二凤去做小凤的工作应该不会有问题,所以他才那么快地满口答应了大舅子的请求。
      他即刻给二凤挂电话,但二凤手机是关机。他心里想:她这时正上课呢,等中午她们放学时再给她打电话吧??傻街形?2点时,她的手机还没开。下午又打了几遍还是这样,一直到下午下课时也没打通她的手机。洪光武想:这下坏了,她那块出什么事还不知道,这块大舅子的任务又没着落。
      正愁着,手机上来了这么条信息:“老公,我借同学的手机给你发信息,我的手机昨天被偷了,请你速买一部手机寄给我,老婆二凤?!?br />       洪光武收到这条信几乎晕过去了。这是二凤发的吗?落款是二凤。这是发给我的吗?是发到我手机上的,但称呼是老公。你这个玩笑能开吗?这信息要是被我老婆看到,我不是受钟玉保委托去撮合小凤和钟玉国了,他钟玉保就要来撮合我和钟玉家了,他钟玉保要是撮合不成,还要请邓远航出马呢,因为他跟钟玉家关系好,她听他的。二凤啊,二凤,你真是知识越多越反动了,才读年把时间的大学,怎么就敢以老婆、老公相称了呢?不顾我的政治前途啦?真是反动头顶。电话是半天联系不上,这一来信息联系,张口就要部手机,我是开手机店的???去你的,没得手机就算,让你过过平民生活。
      气归气,事情还要做。什么事要做???两件事,一个是买手机,一个是去撮合小凤和钟玉国,两件都是非完成不可的事,否则后果严重。
      办第一件事,他喊来办公室分管后勤工作的李晓阳,说有个客商要部手机,叫他赶快到移动公司去办一部。
      办第二件事,他在吃过晚饭后喊上老婆,一起来到了小凤家。
      他们两人来造访,小凤先有点吃惊,但后来也就明白了,他们也是钟氏家族的,当然也就是维护钟家利益的,肯定与上午钟副书记的意图也差不了多少。因此,对他们自然应该热情接侍,冷静对待。
      待倒茶请坐等客套完毕,小凤说:“哎呀,洪主任,你今天带姐姐来,我真是受宠若惊。我实事求是讲噢,这么多年,像你洪主任这么大的领导和夫人一起到我这个小房子来的,你们还真是第一对,我真是激动的话都说不出来了?!?br />       钟玉家心想:难怪老公喊我一起来,小凤比过去在龟岛那时简直是一个天一个地了。她这样的美女谁碰到不动心???今晚老公还是有先见之明的,他怕他自己挡不住这小妖精的诱惑,才把我喊得来。要不是我跟他来,他不晓得会做出什么事来呢。她跟小凤开玩笑说:“小凤,我们在龟岛插队时,你还小,要是大一点,我们家光武肯定就追你了呢?!?br />       “也不会,他要追也肯定是追我姐二凤???”小凤笑着说。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小凤一句话倒把洪光武的脸说红了。
      钟玉家见他的脸涨红了,好生奇怪,便说道:“小凤,你看,我们家光武就是老实,你提到你姐,他脸红的得跟个肚肺一样了?!?br />       小凤接上来说:“嗯,玉家姐,你要小心噢,小心老实驴子偷麸子吃噢?!?br />       洪光武红着脸说:“你们今天没吃咸啊,拿我咂味???”说得三人都笑了起来。待她们俩笑停当后,洪光武觉得应该切入主题了,便继续说道:“哎呀,小凤,钟玉国怎么到现在还不回来的呀?”
      小凤知道他要开始执行他的任务了,就故意岔开说:“噢,原来你们是来找他的呀?找他,你们要到他厂里找呢?!?br />

                             190

      洪光武知道她是在瞎岔了,也没说白了,只是顺着她的话问到:“他怎么这么晚还在厂里的???”
      “他这么晚???他再晚也在厂里。在那块看厂呢?!毙》锼?。
      “哎呀,这个小老弟也太抠门了??闯У氖侣?,交给门卫不就行了嘛,还劳他亲自去???”洪光武说。
      “还不光是他一人呢,人家董事长、总经理一起看呢?!毙》锓泶趟?。
      钟玉家说:“我这小弟啊从小就省?;八祷乩戳?,他不省怎么办啊,办个厂也不容易唉,那么多人要吃饭呢,还要养家糊口呢?!?br />       “他呀,养的是家外家,糊的是总经理的口?!毙》锘爸写痰厮?。
     洪光武觉得这样跟她谈下去也转不到正题上,便借小凤的话朝主题上引:“听你这么说,好像你对玉国有不少意见呢嘛?!?br />       “我对他能有什么意见???没意见。各走各的路,他过他的,我过我的,根本不搭界?!毙》锼?。
      洪光武故作惊讶地说:“耶,你们是夫妻,怎么说不搭界呢?”
      “什么夫妻???早不是了。他跟蔡总经理是夫妻?!毙》锲骄驳厮?。
     “咦,没听说你们离婚???怎么不是夫妻了呢?”洪光武说。
      “离婚?这个容易,也快了,正在谈着呢?!毙》镂匏降厮?。
      “那原来,你是一个人过???”洪光武问。
      小凤开玩笑说:“怎么啦?洪大主任是不是还准备安插个人进来???”
      “不是,不是。我是觉得你一个人过得蛮苦的。白天忙工作累了一天,回来则是冷冷清清,热饭、热被窝都没得,真蛮苦的?!焙楣馕渌?。
      “你以为玉家姐忙一天回家有热饭吃的???像你每天晚上在外边应酬到十一、二点钟,回家时玉家姐得睡着了。玉家姐虽然只是守半夜空床,我想她跟我也差不了多少?!毙》锼?。
      提到十一、二点回家,洪光武的心又虚了,他赶紧说“耶,那不一样噢。毕竟半夜醒来,旁边还有个人靠着呢?!?br />       钟玉家也插上来说:“是啊,有个依靠跟没得依靠还是不一样啊。一个女人,没得个男人,那日子还真不晓得怎么过呢?买个米,换个煤气都没得人扛?!?br />       “耶,玉家姐,你少花点钱,人家一直给你扛上楼,方便得很呢?!毙》锖芮崴傻厮底抛约旱奶逖?。
      洪光武觉得这样子拉来拉去的拉一夜也解决不了问题,他有点不耐烦了,便直接了当地说:“小凤,实话跟你说吧,我们也是受人委托来劝劝你的?!?br />       “劝我什么?我有什么要你们劝的???”小凤装着不懂地问。
      “不是说你要离婚的吗?我们来就是劝你不要离婚的???”洪光武说。
      小凤心想:还没离呢,得已经弄的满城风雨了,这要真离了不把九龟的天闹翻啦?那我的“后备干部”还有什么戏呢?于是,她装着不知道的样子说:“???谁说我离婚的???没有???”
      听小凤这样说,洪光武、钟玉家两人都冒出了声“???不离???”然后相互看了一下,就不知说什么好了。愣了会,还是洪光武弯转得快,他说:“我   说没得这回事包,他们偏要说有这会事,其实人家小凤不知道多通情达理呢,怎么可能离婚呢?名声不要啦?”
      “洪大主任,你不要给我穿高木屐子。我告诉你们,这个婚我是肯定要离的,只是不是现在,要等谈好了的,一旦谈好,立刻就离?!毙》锼?。
      “???还要离???”洪光武、钟玉家两人又冒出了一句,然后把嘴张大了地对着小凤,一句话不说。
      小凤怕他们不理解她的意思,便又明确地说:“我们不会闹离婚,我说的是‘闹’,那个闹得沸沸扬扬、鸡犬不宁的没意思,我不会那样做。我们打算协议离婚,好聚好散,各人自便?!?br />       洪光武回过神来说:“小凤,我说你通情达理,绝对不是给你穿高木屐子。你看你刚才说的这些话多善解人意?完全从对方角度去考虑问题,为对方着想。我感觉到,你们的感情还很深,完全可以在一个屋檐下生话得很好,没有必要走离婚这一步?!?br />       “我不走这一步怎么弄???他整天在外边嫖娼玩女人,我们这个婚姻哪里还有存在的必要???早名存实亡奈?!毙》锼?。
      “哎呀,小凤,嫖娼肯定不对,那是犯法,但像他这种老板玩个把女人也正常唉。我实话告诉你噢,在现在这种环境下,一个男人外头要是不得个把女人,人家也会说你这个男人没得用唉。这个事,女人只有忍一忍算了,只要家庭保住就行了。不是说,外边红旗飘飘,家里红旗不倒嘛,这是男人有本事的表现,你应该多担待些?!焙楣馕渌档猛倌亲优缗绲?,说完还用手抹了一下嘴。
      “玉家姐能担待,我没得这个本事担待?!毙》锼?。
    刚才洪光武喷唾沫时,钟玉家就沉不住气了,现在见小凤说这话她的火就被点起来了:“洪光武,上次我就怀疑你外边有人,你不承认,今天你自己说出来了,你赖不掉了吧?你给一我老实交待,你搞的是哪个女人?”
      洪光武晓得刚才光图说得快活,没想到一下说漏了嘴,现在老婆发火了,只有做些解释了,看能不能过得了关。于是他说道:“你跳什么跳???话没听清楚就在这块跟我发火?!?br />       钟玉家抬高嗓门说:“我什话没听清???你外边红旗飘飘,是狗说的???自己才说的话都不敢承认,你还是个男人???”
      “我是说的外边红旗飘飘,可我有个前提的唉,我那说的是老板奈,我说老板在外边玩个把女人不稀奇唉,我又没说我是这种情况,我们这些人有个领导干部的帽子在头上戴着呢唉,你说我敢吗?我不怕弄个处分,把乌纱帽拿掉???”洪光武辩解到。
      “哼,你不要狡辩。我告诉你,你给我注意些个,什么时候被我逮住,给你皮扒掉?!敝佑窦宜?。
      “好了、好了,我们是来劝小凤跟钟玉国和好的,劝到现在两个劝人的人倒劝吵起来了,不是把笑话把人家小凤看嘛?!焙楣馕渌?。
      刚才他们两人吵嘴时,小凤就更坚定了与钟玉国离婚的决心。她想:天下哪有过得好的夫妻???哪有值得你信任的男人???你看他们本来像是恩恩爱爱的夫妻,一转眼就变成了一对斗眼鸡。这个洪光武还不如钟玉国呢,钟玉国在外边胡搞,回来还能承认错误,他洪光武搞了女人,在钟玉家面前连承认都不敢,还算什么男人?这会儿见他们偃旗息鼓了,她便说道:“你们吵很正常,没什么可笑的,我们还打呢。你们记不得啦,去年‘民歌节’时,我戴个大口罩遮丑???没法子过奈唉,所以必须离唉?!?br />       “要不这样,你再把个机会给玉国,让他回来给你赔个礼,道个歉,在一起过一段时间看,如果还过不下去,再离,我们不拦你?!焙楣馕淙暗?。
      (未完待续)

2876

帖子

3万

积分

1万

金钱

版主

【尧乡古今】版主

Rank: 10Rank: 10Rank: 10

摄影达人

182
 楼主| 发表于 2016-1-14 10:35 | 只看该作者
123
  191
小凤摇摇头说:“不可能再有机会了?!?br /> “你也不要把话说得这么死,再考虑考虑?!焙楣馕渌?。
小凤说:“我的洪大主任唉,我不说这么死不行唉,我已没有退路奈,你们要是处在我这种情况,你们也会把话说得这么死的。不信,我现在问玉家姐。玉家姐,你说,要是洪光武在外边养个情人,你离不离婚?”
小凤这个问题问得洪光武心惊胆颤地看着钟玉家,问得钟玉家咬着牙对着洪光武骂道:“他死不了呢,他敢!我把他皮扒掉呢!”
“玉家姐,你不忙骂他沙,你回答我的问题。他在外边包小三,你是离婚还是不离婚?”小凤问到。
“离!坚决离!坚决把他赶出家门,让他跟小三过去?!敝佑窦揖拖褡约赫媾龅秸飧鍪滤频?,非常气愤地说道。
洪光武十分心虚,但他装得很镇静地说:“我对你这么好,你还能一点机会都不给我,就这么一条帚就把我扫地出门呢???”
“牛鬼蛇神,不把它扫地出门,留着它干什么?”钟玉家说。
小凤又问洪光武:“洪主任,我再问你,要是玉家姐在外边有人了,背叛了你,你怎么弄?离还是不离?”
洪光武不假思索地说:“离,那肯定离,她既然对我这么绝情,我还留着她干什么?不是把她扫地出门,而是把她打出门?!?br /> “我不会做那事噢,要做也只有你能做,你跟我注意些?!敝佑窦宜?。
“你还不会呢,哪个相信你???过去插队时,跟某人也不是没有过一段,现在人家做市长了,你后悔了吧?”洪光武抵她说。
“你放屁呢,我什么时候跟他有一段的???我告诉你,我们是清白的,你以后再这样造谣污蔑,我就做把你看!就把你气死!”钟玉家说。
她跟邓远航有一段?这个小凤倒不知道,他们在龟岛插队那时,她还小,没听说过这事,但她相信邓远航不会跟钟玉家有那事的,这只不过是洪光武基于嫉妒心理的一种瞎猜疑罢了。她看着他们俩又扳起来了,心里暗自好笑。你们还来劝人呢,事情要放在你们身上,你们还没有我这么大度呢。她看到洪光武被钟玉家的话震住了,便说到:“其实,在这个事情上,我还没有你们那么小器。你们知道的,几年前他就因为嫖娼被抓过,是我到派出所,替他缴了??畎阉旎乩吹?,回来我们也还是过日子的,但是后来他一二再,再二三的犯,现在发展到跟我的同班同学以夫妻相称,你们说,这要放在你们谁能忍受?”
钟玉家生气地说:“我这个弟弟也是个拿不上手、掇不上墙的东西,也太不争气。他就是要人把他管住,管严些个,他当时第一次出这毛病时,你就应该狠狠地治他一顿,治得他不敢再有第二次?!?br /> “还第二次呢,第一次就不应该让他得逞。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这个东西跟抽大烟一样,一旦上瘾,他就戒不掉了?!焙楣馕渌?。
钟玉家又抓住洪光武的话对他说:“你好像很有经验的样子嘛,我倒要问问你,你上过瘾吗?你戒得掉吗?”
洪光武这下子很谨慎,没敢随随便便地回答老婆的话,而是略微想了下子说:“第一,我没有这方面的体验,我肯定不会上瘾;第二,退一万步说,即使我上瘾了,我也能戒掉,因为我至少也是半个马列主义者,我们有无比坚强的意志和坚定的信念。在这一点上,我向你保证绝不做背叛你的事,永远保持正正派派、干干净净的光辉形象?!?br /> 听了这话,小凤在心里对他是嗤之以鼻,台面上是满口的马列主义,对人是一套一套的理论,背地里则干着偷鸡摸狗、背叛钟玉家的事,只可怜玉家姐一直还以为自己的丈夫是一个堂堂正正、清清白白的坚定的马列主义者呢。
钟玉家对丈夫说:“算了吧,你就不要保证了吧,十保九漏。你就给我记住一条,在你干任何事之前,你要想到,家里还有一个老婆在看着你呢?!彼低晗蚝楣馕渖淙チ降谰季嫉啬抗?。
洪光武被钟玉家两道目光射得心惊肉跳,他赶忙把脸转向小凤说:“小凤,你看你玉家姐多实在,她也没什么豪言壮语、清规戒律,他就这么一句简单的话就把我管住了,你要向你姐学习噢。好了,本来我们是来劝你的,你倒跟我们上了一课。今晚我们连自己都说服不了,看来也不可能把你说服了。但是我们还是希望你再冷静思考一下,不要急于作决定。我们就告辞了?!?br /> “你们今晚也没白跑,至少让我对一些问题看得更清楚了,还让我从你们两口子身上学到了许多东西。洪主任,你放心,你们的话我都记住呢,我会冷静对待我个人的事的。谢谢你们?!毙》锼底虐阉撬统隽嗣?。
小凤送走洪光武夫妇,想给邓远航打个电话,把今天来了两路说客的事跟他说说,听听他的分析。她翻开手机一看已近10点了,人家也差不多休息了,便把手机合上放到床头柜上,自己则和衣往床上一躺。
躺在床上,她头脑中显现的不是自己的事,却都是洪光武的事。她头脑中想着:原来还不错的洪光武是在什么情况下跟二凤有第一次的呢?是二凤勾他,还是他勾二凤的呢?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他什么本事竟然让钟玉家一无所知呢?他跟钟玉家会离婚吗?跟二凤会长久吗?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问题,不知什么时候就这么和衣睡着了。
第二天上班时,她接到省广电厅办公室的电话,告诉她赶快到省厅来一趟,今年的农村有线电视项目马上要立项了,不找厅长就没有机会了。放下电话,她就来到政府大楼找邓远航,她想请邓市长和她一起去争取这个项目,因为省厅的魏副厅长是他的大学同学。如果把这个项目争取回来,省财政将拨款1500万元用于九龟城乡有线电视建设,那九龟城乡的有线电视无论从入户率、收视频道和收视质量上都会有一个很大地提高。
小凤向邓远航汇报后,邓远航就给魏副厅长打了电话,说下午去省厅,请他问一下厅长,他下午是否有时间?不一会,魏厅长回了电话,说厅长下午在办公室专等他们。邓远航立即作了安排,政府办主任带广电局一个副局长上午就出发,到九龟湖国际大酒店订一桌饭,然后到商场买几件小礼品,他和小凤下午去。
下午上班时间,小凤和邓远航一起去省广电厅。在车上,她想把昨天钟玉保和洪光武夫妇找她的事跟邓远航说一下,但碍于驾驶员在场,她没敢把话说得那么清。她说道:“昨天上午钟书记到我们广电局去检查工作的?!?br /> “噢,他去检查什么?”邓远航问。
“主要是叫我们抓好文明单位、文明家庭建没?!毙》锼?。
“噢,那你们应该好好抓嘛?!钡嗽逗剿?。
“他的要求高呢,不好抓唉?!毙》锼?。
“要求不是全市都一样???还能对你们单独一个要求呢???”邓远航问。
“他叫我率先垂范,带头建好文明家庭?!毙》锼?。


                             192
邓远航心想:这个钟副书记又不是不知道她这个家庭状况,向她提这个要求,恐怕另有所想。因而他问:“他是不是想跟你说别的什么事呢?”
“嗯,叫我让钟玉国回来?!毙》锼?。
“他回得来吗?”邓远航问。
“回不来?!毙》锼?。
“那也怪不了你的?!钡嗽逗剿?。
“嗯。晚上洪主任夫妻两个也去了?!毙》锼?。
“还是这个事?”邓远航问。
“嗯?;故巧衔缒歉鼋峁?。噢,有个事我想起来了。上午钟书记说把我列入什么后备干部队伍,有这个事呢???”小凤问。
“你睬他跟你瞎渲呢。后备干部调整有这会事,但也不是说把哪个列进去就列进去的。要通过全市干部大会的投票,得票率在30%以上的经过组织部门的考察,常委会研究后才能列进去呢,又不是那么随便的?!钡嗽逗剿?。
“噢,原来是这样的,差点被他牵着鼻子走?!毙》锼?。
他们在车上也没多说什么个人的事,有些话也不好深说,怕传出去弄得满域风雨,因而,两人也就找了些工作上的话题说说。
在车上,邓远航又给省委文秘书长打了个电话,请他跟广电厅厅长说一声,在项目上能照顾到九龟,就照顾一下。因而,他们到省广电厅后,事情谈得很顺利,厅长答应到会上为九龟市讲话,帮九龟把这个项目批下来。
晚上,广电厅要安排他们吃晚饭,邓远航说九龟市请他们,饭店上午就已经安排好了。广电厅的叶厅长和魏副厅长、办公室主任便跟邓远航他们一起来到九龟湖国际大酒店。
酒席开始不久,叶厅长就把坐在他旁边的小凤作为他酒桌上的主攻对象了。
小凤平时不怎么喝白酒,所以,她一开始就提出喝红酒。
叶厅长不同意:“不行,不行,必须喝白酒。你看你家乡的酒,荷香源,多好听的名子,喝得好,我们也可以帮你们宣传宣传,提高知名度啊?!币短に底拍霉》锏木票鸵拱拙?。
小凤一把将酒杯夺过来说:“叶厅长,饶饶我,饶饶我,我一喝白酒就全身过敏,我喝点红酒陪你吧?!?br /> 邓远航为小凤说话道:“叶厅长,她是不能喝白酒,这样子吧,你让她喝红酒,我多喝一杯白酒不就行了嘛?!?br /> 叶厅长说:“市长?;っ琅殖?,为美女说情,我们也不能不给市长面子???行,就按市长说的,你喝红酒,但有一条,必须是一比三,我们喝一杯白酒,你喝三杯红酒。而且要有一个保底数,你完成这个保底数,下次你不用再跑了,项目肯定批给你了?!?br /> “保底数是多少?”小凤问。
“三瓶。也就是说,你今天喝红酒必须要喝完三瓶?!币短に?。
“那我要多喝呢?”小凤问。
“行啊,多喝鼓励。这样子,多喝一瓶多给你100万元?!币短づ陌逅?。
小凤见不叫她喝白酒,喝红酒还能多拿钱,便立即答应:“行,就照厅长的指示办。我努力争取?!逼涫?,小凤不知道,红酒喝多了一样醉人,而且醉得比白酒还难受、还不易醒。
敬酒开始后,叶厅长就跟小凤喝了两个“一比三”,小凤又回敬他两个。
几个回合敬下来,小凤很快把三瓶保底数喝完了。这时,小凤其实已有醉意了,在酒桌上很兴奋。邓远航叫她不要再喝了,她则大喊到:“开酒,开酒,为了那100万,我也要把这瓶酒喝下去。邓市长,你舍不得酒???我喝100万回去,要抵你多少瓶酒???开!”
第四瓶红酒开下来,很快又被小凤喝完了。小凤拿过空瓶子来放到叶厅长面前说:“叶,厅长,说话算,数吧?100万?!?br /> “行,100万,说话算数,蒲局长,我把你的帐记下来了,你已经有100万了。你再喝一瓶,我还给100万?!币短ぬ羲?。
“喝!再开,开一瓶,喝,乖,这个酒,喝的爽,喝的,值。第五,瓶,再挣100万?!毙》锇延沂志倨鹄此?。
邓远航制止到:“不开,不开,红酒不能再开了。小凤,你歇下子,喝点水。我来敬叶厅长两杯?!?br /> “不行,开!必须开!邓市长,你,让我,再挣个,100万,之后,我保证,不,不喝了。邓市长,你不要,舍不得,钱,钱,这瓶红酒不要你把钱,算我的,开!”小凤坚持着。
小凤把第五瓶红酒喝下去时,已不知道把空酒瓶拿到叶厅长面前要第二个100万了,她只是说了声“头,疼”,便把头伏在了桌上。伏了一会,她抬起头又喊到:“开,开酒,我,我要挣,100万。邓,邓市长,你不,要拦,我,这瓶,是我,自己买,买的?!彼底庞职淹贩搅俗郎?。
散席时,小凤摇摇晃晃地站不起来。叶厅长叫开房间把他们住下来,邓远航坚决不同意。他想:我要是跟小凤在省城住一宿,不单是叶厅长他们会认为我与小凤有不正当关系,九龟市很快也会传出邓市长与蒲局长醉卧省城,深夜开房共眠,到那时你有口也难辩了。因而他坚持回九龟。
他把客人送走后,叫驾驶员把小凤扶上了车。在车上,小凤把头歪在邓远航的肩膀上,嘴里还哼哼叽叽地叫个不停。车子开了不一会小凤又喊到:“停车,找,个厕所,我,要上厕所?!?br /> 车子又开了好一阵,才找到一个公厕。车子一停稳,邓远航就扶着小凤下车进了公厕。邓远航把她扶到女厕所门口问:“你能进去吧?”
“没,没事,我,不是要上,厕所,我,是要,吐?!毙》镆槐咚狄槐咭』巫磐镒呷?。
邓远航站在女厕所门旁等她,不一会里边传来一阵阵“呕,呕,哗啦啦”的呕吐声。邓远航听到这声音有点心疼她,又有点埋怨她。心疼她,是他觉得她不应该在酒桌上这么没命地拼酒,因为她家庭生活的不幸,她内心是很痛苦的,内心痛苦,再加上超量地喝这么多酒下去,她一个柔弱的女人怎么能承受得起?埋怨她,是他觉得她不应该上叶厅长的当,为那几个钱连自己的身体都不顾了,钱拿到了,身体坏了,那个钱还有多大意义?
站在门旁的邓远航这时听不到里边的动静了,他担心小凤在里边昏倒,可是又不敢进去,正在担心时,小凤在里边喊了:“邓老师,拿几张纸给我?!?br /> “噢,你等着,我到车子上拿?!钡嗽逗剿底诺匠瞪先ツ弥?。他想:她肯定是把身上吐脏了,要纸擦呢,因而把车上的一包抽纸拿过来,又把驾驶员喊来。到女厕所门口时,他对里边喊到:“小凤,纸拿来了?!?br /> “拿得来?!毙》镌谂匏锉吆暗?。
(未完待续)

2876

帖子

3万

积分

1万

金钱

版主

【尧乡古今】版主

Rank: 10Rank: 10Rank: 10

摄影达人

183
 楼主| 发表于 2016-1-18 11:09 | 只看该作者
                                                                 193
       邓远航听里边这么喊,心想:她的头已经不做主了,跑不出来了,便喊到:“女厕所里没有人吧?”
      “没有,进来!”小凤在里边喊到。
      邓远航叫驾驶员在门口看着,不准人进去,不要有人来看到我们进女厕所骂我们流氓。他向驾驶员交待过后又对里边喊了声:“我进来了?”他喊这声就是给里边的小凤有个准备的时间,万一她是在解手什么的,可以有时间把裤子提起来。
      小凤在里边喊到:“进来!”
      邓远航拿着纸走进去,小凤裤子没提还蹲在那里。小凤把手伸过来接纸,邓远航觉得她还是正常的,把纸递给她后,便退了出来,和驾驶员一起站在女厕所门外等她。
      不一会,小凤在里边又喊了:“来扶我一下?!?br />       邓远航心想:她完事了,可以走了。但他还是喊了声:“我进来啦?”
      小凤喊到:“来吧?!?br />       邓远航进去一看,她还露着个屁股蹲在那儿。邓远航知道她酒劲上来了,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了,便走上去把她扶站起来,她则往邓远航肩上一趴。邓远航迅速帮她提起裤子,系好裤带把她扶了出来。
      在车上,小凤头靠在邓远航肩上哼了一路,还不时地一惊一诈的。邓远航便把她的手握住,以给她一种安全感。到九龟时,邓远航把她送回家,把她扶到床上躺下,给她脱了鞋子,盖上被子,然后倒了杯水放在床头柜上,便带上防盗门回家去了。
      回到家,邓远航对老婆黄洁青说:“唉,做个女干部也真不容易。你还想做干部呢,趁早不要做?!?br />       “怎么的???你这个男干部不是也一样吗?”老婆问。
      “就酒桌上这个关,你就过不了。又是黄段子,又是逼你喝酒,能坚持到散席还真要有点本事呢?!钡嗽逗剿?。
      “你那个得意门生不是可以吗?要说能说、要写能写、要唱能唱,要干能干,这样的女干部还不适应吗?”老婆问。
      “但是她要陪不能陪,要喝不能喝,今天喝倒了,我把她送家去睡觉了?!钡嗽逗剿?。
      “什吗?她喝醉了,你把她一个人撂家里,这怎么得了?要是出个事怎么得了?”老婆说。
      “我不把她一个人放家里怎么办?深更半夜,叫我守着一个单身女人?你知道会有什么后果吗?”邓远航问。
      “这能有什么后果?”老婆反问。
      “第一,一个中年男人和一个睡在床上的美女共处一室,如果控制不住自己的欲望,那两个女人就都会受到伤害?!钡嗽逗剿?。
      “怎么又变成两个女人啦?”老婆问到。
      “既伤害了小凤,也伤害了你嘛?!钡嗽逗剿?。
      “去你的。你心里要真正有我,你就不会伤害小凤。我不相信,你一个市长能干出那种事出来?!崩掀潘?。
      “市长也是人唉,也有七情六欲唉。实际上,在这上面市长有更多的有利条件。一些女人不是看中市长这个人,而是看中市长所处的地位和手里的权力。过去,刚当市长时还真有点自鸣得意呢,现在看来,位置高了,风险也高了,稍不留神便会滑跌下来?!钡嗽逗礁锌厮?。
      “你有这种想法,我也就放心了。我现在不放心的倒是小凤,万一有个三长两短的,那事情就大了。人家年纪轻轻的,如果因为喝酒就这么走了,那多悲哀?她走了,你也跑不了,因为她是跟你去省城的。不行,我要去看看?!崩掀潘底疟阆麓泊┮路?。
     邓远航拉住她说:“不行,你不能去。夜这么深你去敲门,声音小了,门敲不下来,声音大了,把邻居吵醒了。邻居看到了,你猜他们会怎么说?”
      “怎么说?”老婆问。
      “他们会说,邓市长跟小凤弄出问题来了,小凤要告他,深夜叫老婆来做工作谈条件呢?!钡嗽逗剿?。
      “我不怕,现在是人命关天的大事,救人要紧,哪里还管得了那些是是非非的事情?”老婆说着就要出门。
      “等一下,等一下。这样子,先给她家挂个电话,如果有人接就没事,如果没人接,我就跟你一起去?!?br />       于是黄洁青便去挂电话,第一遍没人接,他们有点紧张了。再挂一遍,有人接了,是小凤,头脑还蛮清醒,他们才放心地睡觉。
      第二天一早,小凤又把电话打到邓远航家。
      小凤问:“昨天夜里你打电话到我家的???”
     “噢,是你黄姨不放心你,要去陪你,我叫她先打个电话问问,听你接电话还蛮正常,我们就没去?!钡嗽逗剿?。
      小凤听到这话很感动,在这个艰难的时候,自己独自一人没人关照,只有他们把我还挂在心上,别的人连个人影都见不到了。因而,她说道:“哎呀,真是太感谢你们了,替我谢谢黄姨?!?br />       “这没什么,是应该的。只是以后在酒桌上不能这样跟人拼酒了,容易出问题的?!钡嗽逗剿?。
      小凤也感觉到昨天有点失控了,昨天要是自己一夜醒不来,不但自己留下遗憾,女儿失去母亲,家人悲伤痛苦,还要连累人家邓市长受处分,那真不应该。因而,她说道:“嗯,以后是不能这样了。喝得像个死猪一样的,什么也记不得了,怎么离开酒店的?怎么回家上床的?头脑里一片空白,一点印象都没有。哎,昨天我没怠慢客人吧?”
     邓远航心想:你还问这个呢,昨天在酒桌上你早就不知东西南北了,还没上主食,你已在那桌上趴好长时间了。散席时,人家跟你打招呼,你趴在那块头都没抬,还谈什么怠慢不怠慢呢?但他没把这话告诉她,而是说:“没有怠慢,很正常,你很热情地跟人家握手道了别?!?br />      “那我昨天没出什么洋相吧?”小凤又问。
      作为一名女干部她需要更多的尊严,如果把她昨晚酒后失态的事告诉她,她会感到无地自容,抬不起头来,她会有一种心理障碍,惧怕社交场面。好歹昨晚她在女厕所那丑态只有他一个人看到了,连她自己都不知道,那就让那种丑态在他一个人的脑中消失吧。因而他回答她说:“没有,你一切表现得都很大方、得体,没有什么出格的地方?!?br />

                                            194
      小凤听了邓远航的话深吐了一口气说:“嗯哟喂,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早上醒来时一直噎住这个事,生怕昨天出什么丑。不过,以后确实不能这么喝了,小命差点玩得了,到现在头还疼呢。噢,时间不早了,我要梳洗下子上班了?!?br />       上午上班时,钟玉保打电话给妹婿洪光武。
      钟玉保说:“那个任务没完成是不是???”
      “我跟玉家一起去的,完成了一半,她答应现在不离,还是不同意玉国回去住。下边我还准备再努力一下?!焙楣馕渲傅脑倥κ谴蛩憬卸镎宜敢淮?,昨天他已经把手机寄给她了,等二凤收到手机回电话时就跟她说这个事。
      钟正保心想:浪的,你等于白跑的,我找她谈时,她就已经是这种态度了,还完成一半呢,一半还是我完成的呢。但他没批评妹婿,而是说:“行奈,你再作些努力吧。但是我们两个人找她,她这个黄毛丫头都没给我们面子,得治一治她,让她晓得在九龟不尊重我们是会有苦吃的?!?br />       “怎么治?”洪光武问。
      “明天不是推荐后备干部吗?她不是想进入后备队伍吗?我们分别找些人,叫他们不要推她,打击一下她的嚣张气焰?!敝佑癖K?。
      下午,小凤接到了明天上午开干部大会的通知,没说会议内容,她想:大概就是钟玉保说的推荐后备干部了。为了证明她的推测,他先给洪光武拨了个电话,问他:“洪主任,明天的会是不是推荐的事???”
      “是啊。你怎么晓得的???”洪光武问。
      见洪光武确认了,不知怎么的小凤的心跳却加快了,她很看重这个事情,很想抓住这次机会。因而,她说道:“猜的呗。哎,她姑父啊,我们是亲戚,推荐时,胳膊往里拐一点,不要把我忘了啊。有情后感奈?!?br />       洪光武想:上午大舅子才打电话来叫不要推你,你现在又打电话叫推你,要是看在二凤的面子上我应该推你,但大舅子特地关照了,无论于公于私都不好违抗他的指令啊。眼前先答应你再说,到时我填没填哪个晓得???于是,他说道:“行奈,家里亲戚不推,推哪个???肯定推你唉?!?br />       小凤放下电话,想起来还得给钟玉保打个电话。她想,邓远航,你就是不打电话给他,他也会推你的,但钟玉保不一样,你不打他电话,他认为你对他不尊重,因而他不会推你,你打了电话,尊重了他,他至少不反对你。于是,她拨通钟玉保的电话说:“大哥,明天开干部大会了?!?br />       “晓得,开呗?!敝佑癖K?。
     “推荐后备干部呢?!毙》锼?。
      “晓得,推呗?!敝佑癖K?。
      “大哥,家里亲戚,笔下稍微带下子,把我带上去啊?!毙》锼?。
      “你没得话的,工作这么好、能力这么强、素质这么好,你不进入,九龟一个都进不了。你放心,我支持你,你是跑不掉的?!敝佑癖K?。
      “你朋友多,不光你支持,还要你朋友支持喃?!毙》锼?。
      “那是一定的,我这就给他们打电话?!敝佑癖K?。
      得到这两人的支持,小凤心里宽慰了许多。因为她知道,在九龟办个事,要是这两人不插手,事情会按正常程序走下去,要是他们反对,那事情就很难办。现在这两人对推荐她的事是支持而不是反对,小凤自然感到这推荐的事情应该有八九分把握了。
      此后,小凤又打了几个电话,人家都表示支持。她很高兴,认为自己这两年全身心地投入到工作上去,还是有收获的,也是得到大家的认可的。但      到快下班时,她又觉得心里突突的了。她觉得下午打的几个电话,特别是那两个领导的电话打得太顺利了,那两人都是满口答应得脆崩崩的,特别是钟玉保答应得真是像表决心、献忠心的一样。实际上,钟玉保当时心里就想好了,你做个正科就把我弟弟赶出门了,你要做个副处九龟不是就没得我们钟家的立锥之地了吗?她自然不知道钟玉保那时的这种心理,她现在只是有种太顺利的感觉。于是她又给邓远航打了个电话。
      “邓老师,我今天可能是犯错误了?!钡缁耙徊ν?,小凤首先向邓远航承认自己的失误。
      邓远航有点莫名其炒,便问到:“犯什么错误???可能是,那还不一定呢?!?br />       小凤把下午打电话的情况向邓远航说了一遍,然后又说:“现在看来错误是一定了?!?br />       听了小凤的叙述,邓远航感到:小凤工作上有干劲、能创新,但政治上还是不够成熟,这个时候能这样打电话吗?不光是组织纪律不允许,而且有时会起反作用。这只能说她没经历过这种事,这些方面还不懂,也不能怪她,此前也没给她打些预防针。因而,他对小凤说:“打了也就打了,现在又不好删除了。确实也有人跟你一样在打电话,我也接到几个电话,这是违反组织纪律的。群众共认,那是对你平时的工作、你的人品、你的实绩的认可,不是说临时打个电话大家就共认了。应该说,正常情况下,九龟人对这个人的总体评价还是不错的,我想明天的推荐也应该会是公正的?!?br />       小凤插话说:“是啊,在正常情况下是公正的,我就怕情况不正常???再说人家打了,你不打,你不是就吃亏了吗?”
      “你能保证,你打了电话的那些人就一定会推荐你吗?我告诉你,情况不正常,这互相打电话就是一种不正常。在这种不正常情况下,很可能推荐时就会有失偏颇?!钡嗽逗剿?。
      “我打了电话,这些人总不会刷我面子吧?”小凤说。
      “人家当面都答应你,给你面子,背后不投你票,背后刷你面子你又不知道。实际上,平时真正对你评价好的,你不需要打电话,人家看到你这个名子就会推荐你;平时对你评价不好的,你一天打他10个电话,他也不会推荐你。你想想,你下午打的那些电话哪个是有用的?”邓远航说。
      “照你这么一说,钟书记、洪主任都不会推荐我了?”小凤问。
      “就不要说得那么具体了,他们都是你的亲戚,他们会不会推荐你,你比我心里有数?!钡嗽逗剿?。
      “狗屁亲戚,都是欺负人的亲戚。那,邓市长,照这样子下去,我这次推荐就没戏了?”小凤又问。
      “也不能这么说,这要看明天会上的情况,从我的角度看,你在女干部中是佼佼者,但我也不好预测你能不能上,因为不知道背后的情况?!钡嗽逗剿?。
      “那我背后就不能做些工作吗?”小凤说。
      “你做不过人家的,人家的路平时早就铺好了,人家的香是天天烧的,你这临时够急地去烧香拜佛,烧得过人家、拜的有用吗?小凤,我跟你讲,你真的不要把这个事情看得很重。得之可贺,失之不忧。你还年轻,只要你勤勤恳恳地工作、踏踏实实地创新、正正派派地做人,群众和组织上都会看到,到时这些就是水到渠成的事了?!钡嗽逗剿?。
      (未完待续)

2876

帖子

3万

积分

1万

金钱

版主

【尧乡古今】版主

Rank: 10Rank: 10Rank: 10

摄影达人

184
 楼主| 发表于 2016-1-22 16:59 | 只看该作者
                                                                 195
      听了邓远航的开导,小凤的心宽敞了许多。此前,她把这个后备干部确是看得很重,头打扁了都想挤进去,挤进去就可以有更大的前途了。事实上事情并没那么简单。她想到:邓市长分析得对,像我们这些农民的女儿,真正的草根,你比其他东西比不过人家的,必须跟人家比工作、比实绩、比创新、比人品,只要这些方面做得让群众满意了,领导的眼睛会看到你的。
      很快,九龟市推荐县处级后备干部的结果出来了。小凤比邓远航知道的早,她是通过湖上市市委组织部的一位朋友问来的。她一打听得来就立即打      电话告诉了邓远航:“我这次推荐没戏奈?!?br />       “推荐率是多少?”邓远航问。
      “10%,没想到这么低吧?”小凤说。
      “也不错了,全市大几百个有资格的干部,又是无侯选人的海推,你能有10%的推荐率已经很不错了。不要灰心,再努力努力,下一次进入后备队伍大有希望?!钡嗽逗焦睦?。
      “灰心,我倒不会,我主要是生气。我对人家真心诚意,人家对我是虚情假意。你说平时那些干部,哪个看到你不是妹啊好妹啊亲的,热情地比亲戚还亲呢,关健时候都不晓得跑哪去了?!毙》锊宦厮?。
      邓远航觉得她这种想法也要不得,这会影响她以后跟人家的正常交往。因而他劝小凤说:“也不能这么说,我们九龟绝大部分干部还是很纯仆的,对人也是真诚的,不能因为人家没投你票,就说人家虚情假意。投不投票,原因也很复杂,这个我在这块也不想讲,我想讲的还是劝你要做你过去的自己,走好自己的路,不要因为这次推荐票不足,而去刻意地改头换面,去东施效颦,因为一次推荐而失去过去真实的小风,那是可惜的?!?br />       小凤对邓远航的话似有所悟,她向邓远航表态说:“我会按照你说的去努力,保证不受这次推荐的影响,工作上创新、事业上开拓、人品上完善,保证只给老师增光,绝不给老师丢脸?!?br />       邓远航心想:也不存在什么丢脸不丢脸的,你们有业绩我感到欣慰,我也有一份收获,你们有失误我感到愧疚,我也有一份责任。你家三只凤都是我的学生,大凤在老知青关红琴的支持下公司办得非常好,不但自己富了起来,还带动了周边群众的致富,最近正在酝酿成立集团,进一步扩大规模、拓展业务,更好地带动地方经济的发展。小凤走上从政的道路,一步步走到局长的岗位,也是靠自己的努力走过来的,她在从政路上也干出了不少的实绩,创造了一些典型经验,得到了领导的认可、群众的好评。只是二凤的路走得比她们曲折些,她无论是在人品性格上,还是在选择的道路上,她都有其复杂的一面,也走了一些弯路,但是现在也到大学去深造了,说明她对自己的不足也是有所认识的,按照这个趋势下去也是向好的方面在走的。但,他想不通的是都是同胞,大凤、小凤比较单纯,二凤为什么显出那么复杂的人性来的呢?
      邓远航在这想着二凤的事时,二凤正在省农大操场上跟洪光武通电话呢。
      二风收到了洪光武的手机,立即用新手机给他打电话:“喂,老公,同学们说手机漂亮呢,谢谢老公?!?br />       “什么老公、老公的,你想送我命???以后不能这样喊?!焙楣馕渖厮?。
      “我是喊给同学们听的?!倍锼?。
      “那更不得了,你那些同学来自四面八方,这一到处传播遗害更大。千万不要当他们的面再喊了?!焙楣馕渌?。
      “那行,那我就告诉他们我没有老公?!倍锼?。
      “对,就应该这样。这样,我心才能安稳?!焙楣馕渌?。
      “你心安了,但我的心不安呢?!倍锼?。
      “怎么的呢?”洪光武问。
      “班上有几个男生要跟我谈恋爱呢?!倍锼?。
      “???你不告诉他们你结过婚了嘛?!焙楣馕涮秸飧鱿⑿睦锖懿皇亲涛?。他喜欢二凤,放不下二凤,他不允许她再去找别人;但有时党风党纪抓得严时,他又怕二凤,巴不得二凤不要再跟他联系;当二凤跟他要钱要物时,他又恨二凤,恨不得跟她一刀两断,永远不再来往。这会儿,他是第一种心态。
      “我跟他们讲了,我还说我小孩都上学了,可是他们都不相信,其中有一个还说,有伢子的女人成熟,他就喜欢有伢子的女人?!倍锔惚ㄗ磐ё匪那榭?。
      洪光武心想:也是唉,不要说她那些同学不相信她结过婚了,就连我光看她的人也会认为她没结婚呢,她长的太年轻漂亮了,那身材一点都不像生过伢子的。因而,他说道:“你自己不要骗人家,也不要被人骗?!?br />       “我没得办法唉,所以才拿同学的手机发信息给你,称呼你老公,刚才一个同学在我旁边,我才喊你老公的,你要是不让我喊你老公,我就没得办法拒绝人家的追求了?!倍锼?。
      洪光武也不知道她说的话是真是假,但依她这么漂亮肯定不乏追求者,因而为了不让她上别人的船,他只得说:“那你在学??梢哉饷春?,回到九龟绝对不允许这么喊?!苯幼潘兴乩匆惶?,跟小凤做一下工作,她答应周日回九龟。
      二凤周日上午到家,小凤已在二凤家等了。平时,小凤中午都是到二凤家跟爸爸妈妈和几个伢子一起吃饭的,周日更是一整天都在那块。今天一大早小凤就到菜场买了不少菜,早早地就来到了二凤家帮爸妈一起烧饭了。
      二凤一回来就把小凤喊到客厅完成洪光武交办的任务。
      二凤对小凤说:“小妹,你们不是和好了吗,怎么我听人家说,你还是有离婚的想法,坚决要离呢?”
      小凤心想:原来还被后备干部几个字套住呢,现在不存在这个问题了,不如趁早把婚离掉算了,拖在这个地方也不是个事。因而,她说道:“岂止是有想法,正处在实施阶段?!?br />       “???赶快刹车!小凤,你不能这么轻率!”二凤说。
      小凤感到很奇怪,她自己那么坚决地跟背叛她的人离了婚,为什么叫我刹车呢?因而她不解地问:“你是支持还是不支持?”
      “现在反对!”二凤坚决地说。
      “为什么一样的遭遇,你自己毫不犹豫地离婚,而反对我离呢?”小凤问。
      二凤分析说:“遭遇是一样,但身份不一样。你是局长,我是个体户。我离婚怕什吗?没有人指指戳戳的。你就不一样了,那么多人等着说你闲话、看蒲家笑话喃。人家会把所有的责任、所有的罪过都归结到你一个人身上,会说你是某某领导的情妇,男人实在受不了、过不下去了才离婚的,说你整天在外边跟男人鬼混,深夜才回家,家里什么事不问,把丈夫气离婚的,我告诉你,这些人的唾沫能把你淹死?!?br />       “人家要嚼这些白舌头就让他嚼去,嚼出问题来小心我到法院告他损害他人名誉罪?!毙》锼?。
      “告,对于我来说还能玩玩,对你这身份那就是越告越丑?!倍锼?。


                                              196
      “把那些造谣中伤的人告倒了,事实也就清楚了,那些不实之词自然也就被推翻了?!毙》锼?。
      “嗯哟喂,你不要这么天真了?;沟雀娴谷思夷?,到时候人家还没倒,你就倒了。我告诉你,你一个女局长往法庭上一坐,人家就都站到被告一边去,一边骂你狐狸精,一边等着听你的笑话,然后把这些笑话再添油加醋地向外传出去,到时满大街都是你的笑话。我还是劝你要慎重考虑?!倍锼?。
这时大凤推门进来听到二凤说的后半句话,便问到:“慎重考虑什呢???”
      二凤见大凤来了,便说道:“正好大姐来了,你再问问大姐?!?br />       大凤问到:“我还不晓得你们在谈什希呢?就问我,问什希沙?”
      二凤把小凤要离婚的事告诉大凤,然后问:“你说要不要慎重?”
      大凤听说是这事,便说道:“婚姻大事,从长计议。这个事还是要慎重些?!?br />       “姐你不知道,他那个人有多卑鄙呢,我跟他已经没法过奈?!毙》锼?。
      二凤抢着说:“嫁汉嫁汉,穿衣吃饭。你跟他有吃有穿,怎干没法过沙?!?br />       大凤问:“你说他卑鄙,有什呢例子???”
      “这个就太多了。你们没看到???就他在家里把我打得鼻青脸肿出不了门这一条就行了,还要什么例子???”小凤说。
      二凤说:“哪家夫妻不打架???自行车轮子是圆的,两口子打架是玩的。这个是小意思奈,还记什呢仇沙?”
      小凤说:“你不吵沙,最主要的是他在外边嫖娼养女人。你们晓得他跟哪个同居在一起的???”
      大凤:二凤同时问:“哪个???”两个人一起问,大凤是真不知道,二凤则是明知故问。
      “我们的同学,蔡小花?!毙》锼?。
      “???她,她怎干这么不要脸?”大凤吃惊地问。
      二凤早晓得蔡小花跟钟玉国有关系了,上次她到他厂里去就晓得了,因而她听说这个事并不感到意外,只是有点后悔没有早告诉小凤,让她早有防备。现在她听小凤自己这个事,便说道:“这个小骚货,我早就看她不顺眼了。这样子,小凤,你要是因为她闹离婚,我今个就叫几个人把她打出九龟,叫她50岁前不准回九龟?!?br />       大凤连忙制止说:“不能,不能。打人是犯法的,打伤了还要赔偿,打死了还要偿命,得不偿失,绝对不能动手?!?br />       “那你有什呢好的法子叫她滚沙?”二凤不满地说。
      “我去找她谈一次,叫她离开钟玉国?!贝蠓锼?。
      “屁用没得,那个蔡小花就是欠揍,不打,她不得走?!倍锼?。
      小凤劝她们说:“大姐、二姐,你们就不要烦了,也不要劝了。我已决定离婚了,这是改变不了的了?!?br />       老蒲走进来说:“伢子,我就觉着我们家那祖坟要重修了?!?br />       一听爸爸说要重修祖坟,三个女儿都不可理解,不知爸爸这个时候为什么突然提出修祖坟的事。继而,大凤、小凤表示反对,二凤表示支持。
      大凤觉得现在是日子红火、生意兴隆,婚姻美满、家庭和睦,如果祖坟一动,很可能就把眼前的好运动没有了,那就惨了。因而她坚决反对重修祖        坟:“爸,祖坟好好的,哪里作兴修???再说,你也这么大岁数了,烦那个神做什希???”
      小凤对这些东西本就不大信,再就自己的的命运看,婚姻虽不幸,但事业还不错,全九龟30多万女性,做正科级以上领导干部的也就是七、八个,不是百里挑一,而是万里挑一了,自己能算其中的一个,也确实算是祖坟上冒青烟了。但她倒不是因为这个反对修祖坟,她主要是怕有的人以这个话题,用搞封建迷信的罪名来扳倒她。因而,她说道:“爸,我赞成大姐的意见,祖坟好好的不用修。再说,现在到处都搞文明创建,农村也要建公墓,散落的坟墓都要迁到公墓里去。所以,我们家祖坟暂时不能动,你一动,镇里就可能叫你往公墓里动?!?br />       二凤坚决支持重修祖坟,前次她找老街上的钱瞎子算命时,就听钱瞎子暗示过祖坟的问题,她想跟父母提这个事,因为自己是女孩又不是老大,也就一直没好意思提,现在爸爸主动提出这个事,她自然是举双手赞成。她想想自己走过来的路,婚姻失败,事业更是屡遭挫折,这个祖坟肯定有不利于她的地方。因而,她说道:“爸这么大岁数了,看的东西多了,他说修祖坟自然有他的道理,我们不要随意地干涉他。再说,爸这么大岁数了,还能有多少心愿?我觉得他只要有心愿,我们做女儿的就要帮他去实现?!?br />       刚才进进出出忙着放桌子、摆碗筷的白丽红这时停下来说:“你们这些年在外边奔忙,也不了解你爸了,他说的话你们也听不懂喽?!?br />       三个女儿对妈妈的话也不太能理解了,心想:爸爸妈妈今天怎么啦?把我们都当二百五啦?爸爸那话不是说得很明确吗?就是跟我们商量要重修祖坟的事啊,这个难道我们还能听不懂?
      白丽红见三个姑娘都没吱声,便继续说道:“你爸爸的意思是,像你们这样一个个的离婚,蒲家还有什呢脸面在九龟猴下去?再不赶紧修祖坟,大凤再闹离婚,让你爸脸上有光的蒲家三丽凤,就变成蒲家离婚三胞胎了,‘三丽凤’成了‘三离凤’了,这不等于挖你爸祖坟一样吗?你们说祖坟要不要修?”
老两口子其实老早就看出来小凤两口子闹矛盾了,心里也早就想劝劝小凤划码些个,将就些个过就算了,不要要求太高了,但她小凤也忙,一直也没机会跟她说,事情也就一直噎在心里,今个正好她们姐妹在一起谈这个事,他们也就想把自己的经验给她们说说。
      老蒲接着老伴的话说:“我们现在老了,说话你们可能不愿听了。我跟你们讲噢,婚姻这事儿,弄不好,拖累一辈子噢。但是也有过得好的办法,那就摽住一条,就是看得开些,不要得理不让人,不要往窄里想事儿,什呢事都往宽里想。你就说二凤这事,他龙晓军确实有错,但你要是往宽里想想也能谅解,人家又没外去胡搞,也就是为了两个老人抱孙子的心愿,往宽里想想也就过去了,至少可以把家庭保住嘛。你说你现在一个人生活多难???你现在晓得了,来劝小凤呢,不是晚了吗?再说小凤,他钟玉国是在外头不像话,但你也可以往宽里想???现在这么开放,你叫一个走南穿北做生意的人一点花草不沾,他也难???沾了不怕,要看他承认不承认错误,承认了,就不要离婚嘛?!?br />       大凤看爸爸比较激动,便给爸爸倒杯水说:“爸,你喝口水,慢慢说?!?br />       老蒲喝了口水,继续说道:“我们现在也这么大岁数了,把你三个养大也不容易。那时候你们三个不找对象,你爸这心里急的真被那罩里的鱼一样啊,乱蹦乱跳的啊,吃饭睡觉都担心,我这三个闺女要是嫁不出去怎干是好???后来,你们一个个结婚了,我这心里高兴地啊就像鱼嬉水一样。再后来你们一个个家庭也发起来,孙子、孙女儿一个个也来了。我看到他们高兴啊,我脸上有光啊,我蒲家荣耀啊??墒?,你们要一个个地都离了婚,我们这老脸往哪儿搁?怎干向我们蒲家祖先交待?我要修祖坟是不让这种家道再往下滑下去奈,指望各位老祖宗能指点我们,拉我们一把唉?!?br />       (未完待续)
尊重他人,不侮辱谩骂;以礼待人,不污言秽语;实事求是,不造谣诽谤;提倡金湖文明风气,不传播色情暴力信息。

2876

帖子

3万

积分

1万

金钱

版主

【尧乡古今】版主

Rank: 10Rank: 10Rank: 10

摄影达人

185
 楼主| 发表于 2016-1-25 16:52 | 只看该作者
  重复,删掉。
尊重他人,不侮辱谩骂;以礼待人,不污言秽语;实事求是,不造谣诽谤;提倡金湖文明风气,不传播色情暴力信息。

2876

帖子

3万

积分

1万

金钱

版主

【尧乡古今】版主

Rank: 10Rank: 10Rank: 10

摄影达人

186
 楼主| 发表于 2016-1-25 16:54 | 只看该作者
                                                       197

      听了爸爸妈妈的话,三胞胎个个神色凝重,一个都不吱声。父母对婚姻家庭的理解跟她们有很大的差距,她们不一定能接受,但是父母亲希望女儿家庭幸福的心,她们却是理解的。尽管他们不同意她们处理家庭矛盾的那种方式,但他们也从没有直接干预过她们。现在他们这么说,也只是说出他们一直藏在心里想说又没有机会说的愿望。她们很感动也很内疚。感动的是爸妈一大把年纪了还一直为她们操这份心,内疚的是每次回来就是看看孩子,没有给父母亲留一点交流的时间。三个姑娘沉默了一会便陆续表态了。
      小凤从心里讲已经十分厌恶钟玉国,完全没有与他再合起来的的可能,依她的脾气,今天离都嫌迟,但为了不让爸、妈的苦心白费,她决定再压抑一下自己。因而她首先表态到:“爸,妈,你们放心,能宽容我们一定会宽容的。我这个事这样子,我暂时不提离婚了,再给他一个改正的机会,他改正了,我们就合起来过,他不改正,到时再说?!?br />       “哎,这样好。你这样我就放心了?!崩掀阉?。
      二凤心想,我说一箩筐话劝你没得用,老爸一句“修祖坟”的话就让你改变了主意,这“祖坟”也真神了。既然你表过态了,我也得意思下子???于是她说道:“爸,妈,我现在是把学习搞好,拿到文凭。毕业后,家庭和事业都从头再来,你们放心,我会过得很好,做得很好,绝不给祖宗丢脸?!?br />       “嗯,好,有志气?!崩掀芽涞?。
      大凤见她们都说话了,觉得自己虽没有她们那种困难,但也保不准以后永远是这样???还是要说几句让爸妈放心的话???于是她说道:“爸,妈,我现在困难小些,但也保不准以后会遇到大困难。你们放心,以后不管遇到什呢困难,我都会把它看得开些,用好心态打败困难?!?br />       “好,好,你也不能骄傲,还要把路走稳了。另外,两个妹妹有困难你还要帮她们些,她们在你困难时也帮过你?!崩掀阉?。
      “爸,你这就放心奈,我们本来就是同胞姐妹,不分你我的,不管哪个,只要有一口饭,三个人都能吃到?!贝蠓锎矶?、小凤说。
      就在他们一家在谈事时,钟玉国带着老父亲钟大同在邓远航办公室也正在谈事呢。上午钟玉国就打电话给邓远航,说要找他谈谈,邓远航答应到办公室谈。
      邓远航从家里向办公室走时,心里在想:他今天来要谈什么呢?谈他厂里的事?不会的,这么多年他那个厂在九龟的业务都是钟玉保、洪光武牵线搭桥的,从来没找过我,也没必要找我。那肯定是小凤的事。这个事他会找我谈什么呢?叫我帮他合还是帮他分?不对,是不是这家伙醋劲上来了,为小凤的事选个周日来找我算帐的噢?因为他以前就说过我跟他老婆有不正当关系,再加上他可能到移动公司查小凤手机帐单时,发现小凤跟我通话次数多、时间长,认为我破坏了他的家庭,因而特地来算帐的?想到这,邓远航下意识地朝前后望了望,以防有人在背后捅黑刀。
      邓远航到办公室对值班的副主任交待到:“马上有人来上访,人来时你就过来倒水,然后你站在旁边观察,如果他情绪稳定你就回你办公室?!?br />       不一会钟玉国来了。出乎邓远航意料,钟玉国不是一个人,而是搀着他老父亲一起来的。这让邓远航觉得刚才的担心有点多余了,但又觉得有点摸不着头脑了,难道他们来是谈他老父亲的问题?不会的,他老父亲是离休干部,不会有什么问题,如果有什么问题,他大儿子是九龟市委副书记、他女婿是市委办主任,早帮他解决了。
      值班副主任倒过茶水,见没什么异常情况便回到自己办公室等待。
      钟玉国把老父亲钟大同扶坐下后说道:“爸,你说有事找邓市长的喃?邓市长在这块呢,你有事跟他说吧?!?br />       钟大同伸出抖抖的手揩着邓远航说:“哪块是市长啊,你不是邓小二子吗?小二子啊,你认识我???我跟你爸是老战友、老同事。我们在九龟湖里打游击那时就在一起了。那时啊……?!?br />       钟玉国见老父亲又唠起了“打游击”,便打断他的话说:“爸,你不要老讲过去奈,你不是有事要找邓市长的吗?”
      钟大同把头慢慢地转过来,望着钟玉国说:“是啊,我找他谈什么事的???”
      钟玉国埋怨说:“你看你,不是你吵着要来的???”
      一直在旁边观察的邓远航觉得他有点老年痴呆的样子,便开口说:“钟老,你喝口水,慢慢想,不着急,想起来再说?!?br />       “噢,对,想起来了,喝口水?!敝哟笸底庞貌兜氖侄似鸩璞位蔚赝毂咚?。茶杯里的水晃出来不少,也没把茶杯对上自己的嘴。
      邓远航站起来走过去帮他把茶杯贴到嘴边,让他喝了口水,又帮他把茶杯放到茶几上,然后回到自己的位置上说:“钟玉国,你有什么事为什么不能自己来?你父亲这么大岁数了,你叫他跑得来,你忍心吗?”
      钟玉国赶忙撇清说:“不是我,真是他吵着要来的?!毕虻嗽逗浇馐凸?,他又对自己老父亲说:“爸,你不是找邓市长要谈小凤的事的吗?”
      钟大同这才想起来要说什么,他把颤巍巍的手一抬说:“噢,是的,是的。小二子啊,你跟小凤好,我晓得,这种事,过去我们也玩过。玩就玩了,但是现在我来求你了,你要放过她,让小国子回家,你不能鸠占鹊巢,叫我儿子有家不能回唉。你给我这个老头子个面子,放开小凤吧?!?br />       邓远航听了钟大同说的这些话是又可气,又可笑,可气的是钟家兄弟不顾其老父亲的健康,让老爷子出马,想以此逼邓远航去压小凤;可笑的是他们让一个有老年痴呆病的人来表达这个诉求,过于荒唐。邓远航没有与钟老对话,他知道跟他说了,他也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因而,他只对钟玉国严肃地说:“钟玉国,你老子不了解我和小凤的品性,你不了解我和小凤的品性吗?你编造我跟小凤的故事,是侮辱我、侮辱小凤?还是自取其辱?我告诉你,你要请我帮你从中做些工作,我可以做,但是,你再采取这种中伤人、侮蔑人的卑劣手段,在社会上造成不良影响的话,你后果自负?!?br />       钟大同又把头转向钟玉国问:“他说什稀???他答应啦?我告诉你,我们在九龟湖里打游击那会……?!?br />       “爸,他答应了,叫你回家呢?!敝佑窆运盖姿?。
      “回家???回家做什呢???”钟大同用呆滞的目光看着钟玉国问。
      “打游击!”钟玉国对自己父亲说。
      “对,打游击,到九龟湖打游击?!敝哟笸鸩朴频氖炙?。
       邓远航看到他这样子,有点不忍心,便又对钟玉国讲:“钟玉国,你怎么对你父亲的???太不尊重你父亲了?;厝ジ愦蟾缟塘肯伦?,把你父亲带到省人医去检查一下。另外,你要真不想离婚的话,我会找小凤做一下工作,但我不能保证就一定达到你要求。你要是真不想离婚,自己就应主动些,主动跟外边的女人断绝关系,主动找小凤沟通,向她赔理道歉,取得她的谅解?!?br />

                                               198

      钟玉国连忙点头说:“是、是、是,邓市长,我听你的。我是真不想离婚,做梦都想跟小凤和好,就拜托你了。我的幸福就全交给你了,有情后感,有情后感?!彼低瓴笞爬细盖鬃吡?。
      待他们走了后,邓远航还在想,他钟家把一个意思都表达不清的钟老爷子带到我这儿到底是什么意图呢?叫他来绝对不是简单地叫他为钟玉国求情的???他们如果真要是为钟玉国的事找我,叫他姐钟玉家或是他哥钟玉保来就行了,为什么把老爷子带出来受罪呢?
       百思不得其解,他拨通了小凤的手机。小凤她们一大家子围在一起正准备吃饭,小凤走到门外接电话。邓远航把刚才的事告诉了她,她对他们钟家兴师动众阻止她离婚也不可理解。
      她对邓远航说:“其实,钟玉国是不想回来的,为什么他钟家动员这么多人来做我的工作,让我同意他回来呢?”
      “钟玉国在外边是跟哪个同居的,你知道不知道?”邓远航问。
      “知道,她也是你的学生,蔡小花?!毙》锼?。
      “她呀?在市委办做过打字员的蔡小花。那我有数了,我知道是哪个动员这么多力量来猛攻的了?!钡嗽逗剿?。
      “哪个?”小凤问。
      “钟家老大钟玉保?!钡嗽逗剿?。
      “他为什么要这拼命动员他弟弟回来?”小凤又问。
      “准确地说,他不是动员他弟弟回到你这里,而是想方设法让他弟弟离开蔡小花?!钡嗽逗剿?。
      “噢,我想起来了。原来蔡小花是他的人,后来他调到外县去了,蔡小花又成了他弟弟的人,现在他回来了,又要把蔡小花夺回去,他不好跟弟弟明说,所以就采取了这样一手?!毙》锼?。
      “大概就这么个意思?!钡嗽逗剿?。
      “嗯哟喂,什么绝代佳人唉,兄弟两个在这块争风吃醋,真是道德败坏到极点了?!毙》锊恍嫉厮?。
      “哎,你的疑问解决了,我还有个疑问没解决呢?!钡嗽逗剿?。
      “你还有疑问???这要是你都想不起来,九龟还有人能想得起来的吗?”小凤笑着说。
      “哎,不能这么说,各人占有的信息不一样、思维方式不一样,对不同问题的敏感程度也会不一样。因而,各人都会有他擅长解决的问题。我这个问题说不定你就擅长解决呢?!钡嗽逗剿?。
      小凤仍笑着说:“那你提问,我来帮你解答?!?br />       邓远航说:“问:他为什么要把他爸带出来找我?”
      “这个嘛,这个嘛是这样的。我想,他们没有别的意图,这完全是针对你的?!毙》锶险娴厮?。
      “针对我?怎么针对?”邓远航问。
      “他们不是通过他爸到你办公室,向你说了一通关于我跟你怎么样的胡话吗?”小凤问。
      “嗯,是的,说了一大段污蔑我们俩的话?!钡嗽逗剿?。
      “在适当时候,很可能这些话会立即在社会上传开来。你不是还跟他说后果自负吗?我告诉你,他钟家没人会负的。你要叫他们负这个责任,他们就会把老年痴呆的老父亲往你面前一送,说:你找他,是他在外边胡说的,把他抓起来叛几年牢去。到时叫你哭笑不得?!毙》锼?。
      “噢,有道理,看来还要有所防范呢。哎,谈到现在,还真把人家老爷子委托的事忘了呢?!钡嗽逗剿?。
      “什么事???”小凤问。
      邓远航开玩笑地说:“人家老爷子在我办公室求我喃,他说,就是叫我离开你,让钟玉国回家???”
     小凤也笑着说:“你尽跟我开玩笑。你答复他家老爷子,就说问过小凤了,小凤说:我们本身也没在一起,也不存在离开不离开的事,他钟玉国已离不开蔡小花,也就不存在让不让他回家的事?!?br />       “开玩笑归开玩笑,真的问你一句:你是不是还坚持要跟钟玉国离婚?人家等着回话呢?!钡嗽逗剿?。
      “你说呢?”小凤反问到。
      “我看你现在好像有点无所谓了?!钡嗽逗剿?。
      “也没有。我实话跟你讲,离是肯定的,我已经完全不能接纳他。但是现在不离,估计还要拖一段时间了?!毙》锼?。
      “为什么?”邓远航问。
      “他搬来那么多救兵,请了那么多人做工作,连二凤都上了,还有你来说情,总要给点面子???”小风笑着说。
      邓远航开玩笑说:“算了吧,你这是给我面子???给我面子,至少我说离你就离,我说不离你就不离???”
      小凤也开玩笑说:“那行,你市长说了算,你现在就说是离还是不离?说出来我立即照办?!?br />       “算了吧,不要开玩笑了,你说真话,怎么有这种变化的?”邓远航问。
      小凤怕客厅里的人听到,便把声音压低了说:“主要迫于老爸老妈的压力,他们说不愿看到幸福的三胞胎变成离婚的三胞胎,把‘三丽凤’变成‘三离凤’。他们都那么大年纪了,也不能让他们太为我们操心了。因此,我才决定就这么拖住吧,这样对我也没多大影响,反正一人过,我也不急于找人,这样也很好?!?br />       她这么拖着,说得轻松,其实内心是很痛苦的。提到钟玉国在外边干什么坏事,人家都会想到广电局局长管不好自己的男人,有几次有人跟钟玉国要债竟然还跑到她广电局的楼上。有一次有个女的还把敲诈信寄给了她,说她是某地歌厅的小姐,钟玉保在她那儿住了两晚,现在怀孕了,要她寄5万元了结此事,否则就到她单位闹。她当时很害怕,把敲诈信拿给邓远航看。邓远航看出了那信的破绽,认为肯定是假的,这写信的如果是真的那小姐,她可以直接找当事人钟玉国嘛,犯不着来找她嘛,叫她把信撕掉了。总之,一天不离婚,他就是她丈夫,她就承受着一天的心理压力。她想快刀斩乱麻,离掉算了,但因有向爸妈的承诺,一直没有主动地向钟玉国提离婚的事。
      小凤的婚姻不离不合,就这样一直拖到了第二年的春节,也就是二00二年的春节。这个时候,蔡小花耐不住了,她已为钟玉国打了两次胎了,这次又怀孕了,她坚决不同意再去打胎,因而她便给钟玉国下达了最后通牒,限期跟小凤离婚,否则告他重婚罪。
      钟玉国没有办法,硬着头皮到广电大楼去找小凤。
      (未完待续)
尊重他人,不侮辱谩骂;以礼待人,不污言秽语;实事求是,不造谣诽谤;提倡金湖文明风气,不传播色情暴力信息。

2876

帖子

3万

积分

1万

金钱

版主

【尧乡古今】版主

Rank: 10Rank: 10Rank: 10

摄影达人

187
 楼主| 发表于 2016-1-27 14:26 | 只看该作者
                                                                 199


      钟玉国在路上就想好了,跟小凤一点都不能透露蔡小花逼婚的事,否则小凤会把条件提得高高的,他接受不了。
      他来到小凤办公室门口,站在那里犹豫半天不敢进去。小凤坐在椅子上看到门口有个人头老是一伸一伸地在那儿晃,就站起来走过去,一看是他,便一边往回走一边问到:“你到这块来干什么?”
      钟玉国一边跟着蹩了进去一边嘟囔:“我,我找你有事?!?br />       “说清楚些个,嘴里跟喊个死鱼头似的。坐?!毙》锩缓闷乃?。
      钟玉国没敢坐仍然站着说:“我找你个事的?!?br />       “什么事?说?!毙》锼?。
      “我,我想跟你谈离婚的事?!敝佑窆钠鹩缕?。
      小凤朝钟玉国望望,望得钟玉国把头掉向了门口。小凤望他,是想看看他是不是又长出个脑袋来了,怎么突然地想起这个事来的。这个事,由他主动提出,对于小凤来说,当然是个幸事。她实在也不想再拖了,早想结束这名存实亡的婚姻了。这会儿他主动来提,她求之不得呢,但也不能在他面前表现得太兴奋,那样也不利于条件的谈判。因而,她问到:“噢?什么时候睡醒啦?怎么这个时候突然想起这个事来的???”
      “主要是,主要是,下个月我爸做80岁,要三门儿媳妇都家去给他拜寿,你又不肯回去,我只好离婚后找个人回去?!敝佑窆喔隼碛伤?。
      小凤知道他这个理由是站不住脚的,便戏弄他一下说:“谁说我不肯回去的???老爷子80岁,我还能不给他去祝寿吗?”小凤说。
      “???你去呢???不能去,不能去,他痴呆了,会骂你打你呢?!敝佑窆厦χ浦沟?。
      “钟玉国,到这个时候了你还说假话呢???痴呆了?痴呆了他还认识三门儿媳妇呢???”小凤厉声说。
      “好,我跟你讲实话吧。我跟蔡小花同居了,她已经怀孕了,所以要离婚,请你高抬贵手,放我一把?!敝佑窆?。
      “这还差不多。说,你什么条件?”小凤问。
      “我没条件,看你的?!敝佑窆?。
      “那说明你没有诚意?!毙》缢?。
      钟玉国往旁边的椅子上一坐,然后说道:“你这就冤枉我了,我今个绝对是带着诚意来的,我要有半点虚情假意,我下楼就跌死了?!?br />       “你还真不要这样说,你千万不要跌死在我广电大楼,你跌远些,跌到那边的电信大楼,你跌死在我这块就损德了?!毙》锎趟?。
      “我只不过是表示个决心,你提的条件,我尽我所能,我条件达不到你也不能怪我?!敝佑窆?。
      “那还是你拿个协议书,我看看能同意,我就签了算了?!毙》锼?。
      “哎,小凤,我这穷日子过这么多年了,还有什呢能分的???还是你说个条件,我都答应?!敝佑窆?。
      “真的???你说话要算数???”小凤说。
      “反正女儿归你养,其他的你怎么说我都答应?!敝佑窆?。
      “行,女儿我肯定要养,但是按照法律规定,你那工厂有一半是我的,这个要写进协议?!逼涫敌》锊⒉幌胍牟撇?,她只不过是开始时想把价码说高些,后边的事好谈些。
      钟玉国一听说要把企业给她一半立即拒绝说:“你不是要我的命吗?我现在那个企业像个癌症病人似的,已经半死不活了,你再砍去一半,那就叫那个企业死掉算奈。这个条件太高,那就谈不起来奈?!敝佑窆?。
      “你先不要说条件高不高,你先说合理不合理?”小凤问。
      “有合理,有不合理?!敝佑窆?。
       “我知道你说的不合理是什么意思,无非就是说你这个企业是婚前财产包。这个你不要怕,到时算帐时肯定要算清的?!毙》锼?。
      “那个企业也没得个什么东西了,你要是想要的话,我也巴不得来个垫背的呢。行,我答应你,我们写个协议,厂子一人一半,几百万的债务也一人一半?!敝佑窆胗谜飧龇ㄗ永聪抛⌒》?。
      哪知小凤根本不吃他这一套。在石龟做镇长对企业进行改制时,她就搞过清产核资的事,她也知道钟玉国的企业这些年垄断九龟塑料制品行业,绝对不会资不抵债的。因而,她一边拿过话机一边说:“这个不怕,债务不能凭你嘴说,我打个电给税务局的同学,请他带两个人把你厂里的资产清算一下,归归类,然后再谈平分财产的事?!毙》锼?。
      钟玉国赶紧站起来上去捺住电话机说:“你先不要急沙,我不是跟你谈住呢吗?我提的条件你要是不同意,你可以说嘛。我们两个人的事,就我们自己解决,人家一掺和,事情就多了?!彼档恼饷垂诿崽没实?,实际上是坚决不让小凤叫税务局的人去清他的资产,他们去查,一下把他这些年偷税漏税的事查出来,那不是百万的事啊,那要被罚几百万,还要吃官司的啊。
      小凤认为,他越是不愿外人去查他的帐,越说明他心里有鬼,越可以证明他那个企业是厚实的。因此,小凤也越强硬地坚持着自己的要求,她说:“别人掺和,也不是瞎掺和,人家是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绝对不会瞎来的,人家是要体现公平合法的原则的。所以我还是坚持要请税务上的人去清一下你的家产,否则,婚离了,而你多承担了债务,我会受到社会舆论谴责的?!?br />       钟玉国见她坚持要清家产,便退一步说:“那行,我同意把我那个厂清一下,但是不要税务局的人去清,他们去清了,家底被他们翻了个底朝天,连社会上要饭的都会晓得我抽屉里有几分钱,我就一点隐私没有了,那我在九龟就混不下去了,整天就应付那些要饭的、敲诈的了。小凤,我提个建议,这样子,我厂里现存的有会计,不如就叫她们盘个点,到时候把帐目搬给你看,行不行?”
      小凤知道他在玩花招,他们厂里的会计盘点?那盘出来的帐能叫人信服?那还不是跟他嘴上说的一个样?因而拒绝到:“必须是第三方去清家底,你要不同意,那我就没办法了?!?br />       “小凤,退一步说,我那企业就是块肥肉,你又没帮助销一个产品、收过一分钱,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你好意思要那个钱?你又不是穷得没饭吃、没衣穿,何必来诈我一笔财产呢?”钟玉国说。
     这话把小凤说火了起来,她厉声说:“钟玉国!到这分上了,你还想最后再欺负我一下了事是不是?你嫌以前欺负我还不够是不是?我告诉你,我是不穷,但我要争取我的合法权益。这么多年来,我的权益总是被你所剥夺,最后一次了,我不能还忍气吞声,连自己正当的权益都不敢维护。你要是还是摆出这种欺负人的嘴脸,那就谈不起来了,你走吧?!?br />

                                                               200

      钟玉国见小凤下逐客令了,觉得再谈下去也没意义了,便说道:“小凤,我们好聚好散,一次谈不拢,下次再说。不如这样,你写个协议,主把你做,我看了如果差不多就签字算了。你记住一条,我只会多给你,不会少给你的,你毕竟还要抚养我的女儿呢?!笨雌鹄?,钟玉国这话说得通情达理,全是为小凤着想,但细细品味却是没有一件实质内容,如果你真从小凤角度想问题,那你自己应主动说出个数额,但他没有,他让完全不清楚他资产状况的人拿个协议,就是没有一点诚意的表现。
      小凤见他还说些表面文章的话,便说道:“我不想谈了,你走吧?!?br />       “什呢不想谈???说给我听听看。咦,你怎干也在这块???”这时,二凤因想购买九龟酒厂的事来找小凤,走进办公室见钟玉国在,便这样问到。
      钟玉国正站起来要走,见二凤进来了,便说道:“我找小凤谈个事,还没谈好,你们先谈吧,我下次谈?!?br />       二凤一把将他拉坐下说:“哎,没谈好,继续谈???我正好帮你们参谋参谋。你们谈什呢???你也是来想钱的?”
,     “没有、没有,我没想她钱,她想我钱呢?!敝佑窆艉苄〉厮?。
      他的声音虽小,还是被小凤听到了。小凤抬高声音说:“钟玉国,你不要恶人先告状,在这块胡说八道,你要是觉得你有理的话,你就把刚才谈的跟二凤说一下,看到底哪个有理?!?br />       钟玉国本来想走的,但他心里也想到:难得她同意离婚,如果不趁热打铁把事情定下来,下次不知又要拖到什么时候呢?蔡小花那块又等不急了,因而,小凤叫他说,他就真的把刚才他们谈的跟二凤说了一遍。
      他以为他摆那种假象会得到二凤的支持,可是二凤在他一讲完之后,立即斥责到:“钟玉国,你在外边包养女人还没惩罚你呢,你还在这块耍嘴皮子。我告诉你,要离婚,两条,一条是小凤这边的房子是她单位的房改房,你一个子儿都不要拿,第二条是你付给小凤100万,这100万,包括青春损失费、心灵痛苦费,独守空床费、抚养女儿费等等,你付了100万这一切就都了结了。达不到这两条,你不要想离婚!不离还不得让你再快活了,你们两个人只要在一起一天,我就会叫人打你们一天。我告诉你,上次你是右腿断的,下次叫你左腿断?!?br />       钟玉国见他这么说还真有点怕了,他晓得二凤说到一定会做到的,上次在她的龟心歌舞厅被两个蒙而人追打,肯定跟她有关系,现在她说出这些话,是完全有能力兑现的。因此,钟玉国真的惧怕了,他后侮刚才把事情告诉了她,救命稻草没抓住,倒又冲来一个巨浪。对这个巨浪不能硬顶,只能回避了。因而,他说道:“我的乖乖,你是来要我命的噢。二凤啊,我难为你了,我也不跟你谈了,我跟小凤的事,我们自己商量解决算了,不劳你烦神了?!?br />       “你呀,痴心妄想!我既然管了,我就要管到底。噢,我不管,让你继续欺负小凤这个老实人?休想!去!照我说的两条准备去,准备好了打个电话,选个日子叫小凤跟你签字?!倍锼?。
      钟玉国哪里敢“去”?那100万拿是能拿出来的,但拿出来,他跟蔡小花就不要过好日子了,他的企业也不要正常运转了。不能拿,绝对不能拿。因而,他避开二凤,反过来求小凤说:“小凤,你说说你姐沙,像这样狮子大开口,事情就没法谈奈。我刚才就说过了,我们之间的事好商量,只要你开个口,我保证答应?!彼眯》锉暇故橇斓几刹?,她不会像二凤那样瞎开价码的,二凤已把最高的价码开出来了,她再开,也不会超过这个数了,只要在这个数以下,他都答应。所以他才敢那样表态的。
      从心里讲,小凤是不会跟他要这么多钱的,她甚至想,只要他按规定给女儿抚养费,其他的什么补偿的钱,她一分都不想要。人已经受到伤害了,哪里是那100万能补偿的呢?100万能买回她的青春、买回她的幸福吗?但她要让他和社会上的人知道,她在离婚时不但没瞎要,就连她该得的,她也让了。因而,她说道:“你哭什么穷???100万也不是拿不出来?!?br />       “说句实话,这100万,硬叫我拿也是能拿出来的,可是拿出来,我的企业就难运转了?!敝佑窆?。
      “那这100万你该不该拿?”小凤问。
      “要按帐算呢,也该拿?!敝佑窆?。
      “行了,你该拿、能拿,但我可以不拿。行了,你先走吧,余下来的事我们找个日子再谈吧?!毙》锼?。
     “哎呀,小凤,你真是世界上最好最善最通情达理的女人,我代我老父亲感谢你,代表蔡小花感谢你?!敝佑窆底抛叱隽税旃?。
      待钟玉国走后,二凤数落小凤说:“你这个人真是有钱啊,100万都看不上眼了。你要是有钱嘛,借些个把我用用沙?!?br />      小凤也不想跟二凤多解释,便问到:“哎,真的,你找我有什么事的???”
      “就是来借钱的?!倍锖倩姑唤崾?,就是结束了暂时也不回校上课,而是自找单位实习6周。最近她听说,因亏损严重早已关门停产的九龟酒厂要出售,她想把酒厂买下来自己生产经营。
      “你还有一个学期才毕业呢,现在借钱做什么?”小凤问。
      “买九龟酒厂?!倍锼?。
      “那个烂摊子你买下来干什么?设备都陈旧损坏了?!毙》镂?。
      “酒厂你不懂,我在大学里学这一年半还是管用的。我告诉你,酒厂的东西旧不是坏事,准确地说,它不是旧,而是陈,酒厂里有些东西越旧越好,像窖池、像库存酒,时间越长越好。另外,我还看重酒厂的生产许可证,这个证也是很难拿的?!倍锼?。
      “那你要借多少钱?我就几万元存款都借给你吧?!毙》锼?。
      “我不是跟你私人借,我是跟你们单位借,你那点钱够哪块啊,还不够我塞牙缝的呢。刚才帮你压住钟玉国出100万,你还恋旧情,又不想给他哪么大的压力,要是要得来,借给我用用还差不多,现在不谈奈,你把人家回得奈,我只能跟你单位借奈?!倍锼?。
      “单位哪里有钱借给你???”小凤说。
      “你们去年跟省里要的钱去年的一半用了,今年的一半不是才到帐吗?先挪个百十万给我把酒厂拿下来,然后我就可以到银行贷款,把你这个帐还掉?!倍锔》镏缸沤杩畹穆纷?。这个路子实际上还是洪光武给她指点的。
      昨天,她去找洪光武,叫他想办法把酒厂拿下来,他答应找经委主任做工作,把酒厂卖给她,但资金的问题要她解决。后来她又提出:“那你帮我找哪个银行贷款,用贷款把酒厂吃下来?!?br />       洪光武则说:“贷款要抵押,你除了那幢房子,又没得其它抵押的,除非你这个美女面子大,行长看上你了,能押100万出来?!?br />       二凤立即回他说:“你说的噢,你瞧不起我是的???我现在就去找中行行长,就拿我这100斤做抵押,看我能不能从他那贷出100万来?!?br />       洪光武拦住她说:“你不要冲动沙,跟你开玩笑呢。我给你指条路,你妹那儿最近才到一笔钱,你从她那儿先挪个百儿八十万的,把酒厂先拿过来,再用酒厂作抵押贷款还她?!?br />       二凤听他说的有道理这才来跟小凤借钱的。
      (未完待续)
尊重他人,不侮辱谩骂;以礼待人,不污言秽语;实事求是,不造谣诽谤;提倡金湖文明风气,不传播色情暴力信息。

2876

帖子

3万

积分

1万

金钱

版主

【尧乡古今】版主

Rank: 10Rank: 10Rank: 10

摄影达人

188
 楼主| 发表于 2016-1-29 10:53 | 只看该作者
                                                               201

      小凤觉得二凤说得过于轻松,因而心理也就很沉重。她理解二凤急于东山再起的心情,由于她屡次遭受挫折,在事业上已远落在大凤、小凤的后边,她要奋起直追,想办好一个实体,以证明在三胞胎中她也不差。她想:她应该支持二凤,不但是为了她的再次创业,更是感谢她不管在什么情况下都默默地维护着她的权益,但公款绝不能动,只能想其他的办法。因而,她对二凤说:“姐,我坚决支持你。钱不够,我想办法帮你凑。我把6万元存款拿给你,另外跟钟玉国结算时,估计会有个二、三十万,也全部给你,还不够,再去找大凤,肯定没有问题?!?br />       二凤见小凤这么说也很感动,但她仍对小凤不肯动用省里那笔钱不以为然。因而,她说道:“唉,小凤,你真傻。公家那钱放在帐上不用是死钱,拿出来发挥作用才是活钱,在现在这个社会里头脑一定要活,一定要做到人尽其才、物尽其用,这才是一个优秀的管理者呢?!?br />       “到底在大学读了不少书,说起话来一套一套的理论,看样子我也要加强学习了,否则也跟不上形势了。不过,姐,你购买酒厂,只要资金够就行了,何必一定要用那公款呢?”小凤说。
      “你真傻,你私人的钱存到银行毕竟有不少利息呢,公款放到帐上也是放,拿出来用,你私人不是少损失些利息嘛?!倍锼?。
      “姐,你不知道,挪用公款是跟贪污罪一样的,不要因为怕损失几个利息钱,把自己弄到牢里去,那就太不值得了。姐,你放心,这次保证你资金到位?!毙》镌俅蜗蚨镒髁吮硖?。
      过了几天,小凤约钟玉国再次谈离婚协议。这次是小凤把离婚协议拟好了,叫他来过目,如果同意就签字。钟玉国逐条看了协议,其他都认可,没有异议,只是在资产分割一条中,将自己应付给小凤20万元改成了30万元。他觉得这场婚姻的失败完全是他的错,是他给她带来了不幸,此后她还要独自抚养女儿,而且这次她也没跟他多要什么,因而,他很内疚,便多加了10万元钱作为给她的补偿,以使自己的内心好受些。
      双方签了字,相约明天周一下午到民政局办手续。
      周一上午九龟市又召开干部大会,宣布九龟市新领导班子:邓远航任市委书记、钟玉保任代市长、洪光武任副书记。
下午小凤与钟玉国到民政局办了离婚手续。小凤拿了离婚证没回家也没到单位,而是直接来到了邓远航办公室。
一进门,小凤就强装高兴地说:“祝贺你啊?!?br />       “谢谢你,不过我也要祝贺你呢?!钡嗽逗剿?。
      小风坐到沙发上,把包放到茶几上说“祝贺我什么?祝我终于解脱啦?”
      邓远航知道她说的解脱是指离婚,此时也不知对她说些什么,因见她精神还不错,便说道:“看你这种精神状态,那我也还是应该祝贺你的???”
      一句话把小凤说得脸冷了下来,她竭立忍住不让眼泪从眼眶里流出来,但终于没忍住,泪水像九龟湖水一样,直往下流。她边哭边说:“多少年的青春就换来这本证书,你不知道这里边记录着我多少人生屈辱和内心的痛苦。你也不知道这么多年我从那街上走过时,我是什么心态,我心里想的是街上人都在指着我说:那是嫖客老爷的女人。这么多年,我在单位都是只谈工作,从来不敢跟下属提家庭生活和个人作风上的要求。我在同事、同学、朋友聚会时,都不敢笑,生怕人家说:她还笑呢,家去把老公管管吧。你说我累???我当初真是瞎了眼,跟他结婚,真是倒了八辈子霉?!毙》锝ソブ棺×丝奁?,也停下了诉说。
      邓远航一边把抽纸递给她一边说:“唉,也算是付出了昂贵的学费吧。好歹噩梦已经过去了,你现在真的解脱了?!?br />       “得到了解脱,但也失去了一切,家庭、青春,等等一切都没有了?!毙》锊磷叛劾崴?。
      邓远航为了让她自信起来,便说道:“自信一点,你还年轻,至少你的美丽还在,又多了许多成熟,这些都是可以成为你将来美好生活的重要资源的?!?br />       “嗯哟喂,还美丽呢,什么资源啊,简直是陷阱,我都恨死这个美丽了。如果幸福和美丽让我选的话,我绝对选幸福而不选美丽。小时候因为美丽而洋洋自得,现在才知道,美丽是个陷阱,美丽是个骗局,美丽是个祸害,她把人糟蹋了、把人残害了、把人累死了?!毙》锼?。
      “怎么有这么偏面的想法?”邓远航问。
      “自古以来红颜薄命,美丽不知道害苦了、害死了多少人。你说我和二凤算是美人吧?但是家庭生活过得都很累,婚姻都是失败的?!毙》锼?。
      “婚姻失败原因很复杂,不能归咎于美丽?!钡嗽逗剿?。
      “怎么不能归咎于美丽,因为我们长的漂亮,外边的男人像苍蝇一样的盯你,骚扰你,让你的身上沾着许多是是非非、恩恩怨怨;自家的男人则像看犯人的一样监视你、猜忌你,稍不满意,他自己就以找心里平衡为理由在外边搞女人、寻欢乐。正如有本书上说的那样:美貌是女人迷住情人,吓死丈夫的一种物品。你说这不是美丽的错是什么?”小凤为自己的观点找着理由。
      邓远航说:“你的观点我不敢苟同。你们三胞胎本是一样的天生丽质,大凤不是婚姻很美满、家庭很幸福吗?我的观点跟你相反,我觉得美丽是一种力量,不管是外表美,还是内心美,她存在在那里,就会令那些见到她的人崇拜她、敬畏她、?;に?,甚至于因她而改变自己?!?br />       “你举个例子给我听听?!毙》锼?。
      “例子很多的唉。比如经商的美女推销产品会卖得更多,从政的美女调解矛盾也会更容易些?!钡嗽逗剿?。
      “你这个只看到了一面,我不赞同。就拿从政来说,美女干部更多的是处在十分尴尬的处境里的。在外出差,男人在家不放心;在交往中,一些人的那些黄话让你受不了;在舆论上,污蔑往上爬的女人都是靠身体的中伤让你无地自容。更重要的是在使用上,女领导不愿用美女,男领导不敢用美女。你说美丽不是一种罪吗?”小凤说。
      “哎,你这种观点,我还是第一次听说,你解释给我听听看?!币蛭约阂呀尤问形榧堑闹拔?,将来在任用干部时肯定会碰到这一类问题,因而想听听她具体的意见。
      “女领导用美女干部,眼球都在美女身上,她当领导的受冷落了,她自然不愿用美女;男领导用美女干部,绯闻都在男领导身上,他当领导要承受巨大的压力,他自然也不敢用美女。你现在是市委书记,你以后在用女干部时,保证也会有所顾忌的。当然,我也不希望你,因为提拔一个女干部而成为舆论的焦点?!毙》锼?。
      邓远航心想:是有这种现象,但这对美女干部是不公平的,我们用人讲德才兼备,人家在德才上多了一个貌,难道却反而成了弃用的因素?不行,在我手里偏要试着打破这个潜规则。就从小凤开始,不但要用,而且要用到令人瞩目的岗位。洪光武不是任副书记了吗?办公室主任的位置就可以让小凤做,让她在这个综合性很强的位置上锻炼一下,对她将来成为一名优秀的女领导干部会有很大的帮助。他正这么想着,大凤和二凤来了。
      她们是来送请柬的,下周四,大凤的“九龟湖三凤实业集团”正式成立,请邓书记去剪彩。同时大凤的集团已决定以参股的形式帮二凤把酒厂买下来,成为集团的一个子公司,由二凤独立经营。
      10天后,大凤的集团正式挂牌,为其能成为省里知名的农头企业迈开了坚实的一步。20天后,二凤收购了市里停产企业九龟湖酒厂,她决心东山再起,酿出远近闻名的美酒,她的品牌有“九龟湖三凤酒”、“荷香源特酿”、“龟岛滋补酒”等,广告词是:千年九龟送福,万人荷乡结缘。30天后,小凤任九龟市委办主任,开九龟市建政以来之先河,她敬佩邓远航这个时候敢把一个离婚的美女干部放在这么显眼的位置上,她也担心因此会给邓远航带来不必要的麻烦。事实上,在以后的日子里,在小凤的领导能力得到极大提高的同时,邓远航也多少因此受到一些别有用心之类的造谣中伤,这在《九龟湖奇浪》一书中有诸多记述,大家如有兴趣,得空时不妨去翻一翻。


                                                                                                                             初稿完成于二0一四年五月三十一日
                                                                                                                             二0一四年六月十二日完成第一次修改
                                                                                                                             二0一四年七月二日完成第二次修改
(连载结束  谢谢阅读?。?br />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